L 金沙30的网址
Listing
联系我们 | contacts us
电话:86 0577 62802291
邮箱:yongjie88888@gmail.com
QQ:85242123
地址:中国 浙江 乐清市 翁洋街道华新工业区

您现在的位置: > 金沙30的网址 >

估值70亿的云鸟科技破产,涉嫌非法集资!共享经济彻底黄了_新浪

2021-11-06 22:36

html模版估值70亿的云鸟科技破产,涉嫌非法集资!共享经济彻底黄了_新浪财经_新浪网

原标题:估值70亿的云鸟科技破产,涉嫌非法集资!共享经济彻底黄了

邓宇晨

来源: 时代周报

曾经的荣光化作一地鸡毛

估值70亿元的同城配送平台云鸟科技突然“爆雷”。

11月1日,一份由云鸟科技的运营主体北京云鸟科技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在网络流传。公告称,由于2020年以来业务受到疫情的严重影响,目前现金流已枯竭,“公司被迫只能做出最无奈的选择,决定申请破产。”

云鸟科技的多名受访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确认了上述公告的真实性。

早在10月30日,云鸟科技官方微博就已公开发文“声讨”云鸟科技CEO韩毅,称已拖欠员工几个月工资,并表示“大家都快去告韩毅!”

截至发稿,官方微博号“云鸟科技”已销号,内容全部删除。

“从9月底开始,云鸟就没有发全部的工资,并在当时发了个公告,说要在11月底补齐。10月29日,公司负责人说10月31日会发放工资,结果10月30日当天就收到了公司破产的通知。”11月1日,云鸟科技员工小许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据云鸟科技员工统计,仅西安一地,云鸟科技就拖欠员工薪资120余万元,以及货车司机的押金费用200余万元。

天眼查显示,北京云鸟科技有限公司由韩毅持股17%,并担任董事长,知名天使投资人王刚、金沙江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啸虎担任董事。

云鸟科技成立于2014年11月,是一个致力于“同城供应链配送”的互联网平台。2017年2月,1003,云鸟科技完成了1亿美元的D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盛大资本、红杉、经纬中国、金沙江创投等明星资本,四轮融资额累计超2亿美元。2019年10月,云鸟科技以70亿元估值位列《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第264位。

如今,云鸟“折翼”,荣光化作一地鸡毛。

曾经的“物流界ofo”

云鸟科技从创立之初便颇受资本青睐,成立2个月就拿到了由经纬中国、金沙江创投投资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

这与云鸟科技创始人韩毅丰富的创业经历脱不开关系。韩毅曾是硅谷动力副总裁、无线娱乐公司魔龙的创始人、微播易创始人。

在随后两年,云鸟科技拿下多轮融资,估值达到1亿美元。这一主打“同城供应链配送”的互联网平台,曾被称为“物流行业的ofo”。

巧合的是,云鸟科技与ofo曾有着极为密切联系。云鸟科技是ofo在全国多地的单车调度供应商。据媒体报道,截至2018年9月,ofo拖欠云鸟科技的款项达到1.1亿元。

这也直接导致云鸟科技在2018年后消失在大众视野之中。ofo暴雷,云鸟科技无奈收缩业务,大幅缩减开支。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17年之后,云鸟科技再无新融资。

官网显示,目前云鸟科技共有两大核心板块,分别为同城供应链配送业务以及货车租赁平台。“云鸟科技已在北上广深等50个一线二线城市开展业务,覆盖华北、华东、华南、华中、西南,服务各类供应链客户近10000余家。至今,云鸟科技运力池已拥有超过100万名司机。”云鸟科技表示。

在司机招募界面中,云鸟科技表示,自带车的司机收入在8000元-2.5万元左右。然而,一位加入过云鸟科技平台的货车司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想要成为平台司机,首先要缴纳4000元-1.5万元不等的押金。“平台上的订单数量很少,根本赚不到什么钱,我做了两个月后便换了其他平台。”该司机表示。

在公告中,云鸟科技表示,虽然经过多方努力、筹措资金,仍无法摆脱经营困境,目前现金流已枯竭。“公司管理层感到无比愧疚和自责,在此郑重道歉。”

陷“非法集资”争议

进入2021年,尚未完全恢复元气的云鸟科技突然变得格外“激进”。

云鸟科技员工小吴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2021年9月开始,云鸟科技在全国多个城市增设了营业部,并开始疯狂扩充人员。小吴称,在十一假期前,云鸟科技在全国员工数超过3800人。

小许和小吴均是在2021年8月之后入职云鸟科技的。小吴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当时看中的正是云鸟科技的规模较大,公司在业内也颇有知名度。

然而,在十一假期过后,风向突然变化。云鸟科技突然宣布关闭全国32个城市的分公司业务,并裁撤了分公司的大部分员工,表示补偿将以分6期的形式发放。据小吴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裁撤后公司仅剩下2300余人。

从2021年9月开始,拖欠工资在云鸟科技内部开始变得“稀松平常”。小许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管理层一再拖延发放薪资的时间,原本说到10月31日全部发放,但韩毅突然在10月30日当天宣布云鸟科技破产清算。“目前云鸟科技还欠我3.1万元的工资尚未发放。”小许说。

除了员工薪资和平台司机的押金均无法发放、归还外,云鸟科技还陷入非法集资争议。

多位受访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云鸟科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每月需认购云鸟科技发行的理财产品“互利筹”。每月,分公司需完成相应指标,将资金在月底前筹集上来,用作公司账面资金。

据员工维权群中提供的资料,“30天互利筹”的利息达5%,而“365天互利筹”的利息高达12%,远超市面上其他理财产品。

但如今,“互利筹”里的资金同样无法取出。小许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所在城市的负责人自称在“互利筹”中存款超过50万元。据媒体报道,一位云鸟科技中层管理人员称,据他估算,公司的欠款差不多已超过1亿元。

11月1日,广东金宏桥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赵善启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假若云鸟科技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而推出理财产品“互利筹”,云鸟科技(或其实际控制人)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其在募集资金时,就不打算还本付息的,则可能会涉嫌集资诈骗罪。

“共享经济”光环不再

在云鸟科技的发展中,金沙江创投和朱啸虎是个绕不开的标签。

2015-2017年,金沙江创投参与了云鸟科技从A轮到D轮的全部融资。IT桔子数据显示,金沙江创投在物流行业的6次投资中,有4次为云鸟科技。其余两次为2018年4月参与的满帮集团F轮融资和2021年6月参与的钢蜂科技B轮融资。

从成立之初,云鸟科技便始终将自己定位为“共享商业模式”。云鸟科技在2021年8月发布的一篇文章中表示,云鸟科技将“共享”合理的运用到物流市场中,打造共享经济的正向良性循环。

“共享经济”这一关键词无疑牢牢抓住了偏爱这一赛道的朱啸虎和金沙江创投。

朱啸虎曾被业内称为“千亿独角兽捕手”。在2015年3月的专访中,朱啸虎曾表示,他对O2O确有偏好,但一直是对“高频刚需”做投资,这个逻辑同样适用于一部分共享项目。

2016年2月,金沙江创投首次出现在ofo的A轮融资名单中,随后又在B轮、C轮中出现,足见朱啸虎对ofo的看好。朱啸虎也曾在多个场合为ofo摇旗助威,一度被视为是ofo创始人戴威的“伯乐”。

2018年1月,正当ofo与摩拜大战至白热化阶段时,朱啸虎却被曝出已将手中的ofo股份全部卖给阿里巴巴。朱啸虎也成为ofo资本局中少数提前离场、没有“栽跟头”的投资人。

2021年4月,朱啸虎在朋友圈中复盘ofo投资历史时表示:“创始团队开车加速往悬崖下冲的时候,作为有经验的投资人应该继续在边上鼓掌,还是帮助踩一下刹车?”

除了大热的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项目外,朱啸虎还曾投资了大量共享经济项目,包括共享厨房“回家吃饭”、共享衣橱“衣二三”等。

2020年5月,“回家吃饭”项目宣告停止运营。2021年8月,定位女性时装共享平台的“衣二三”也宣布停止运营。

如今,又一个共享经济泡沫下产生的项目面临死局。这一次,朱啸虎也没能“全身而退”。

相关的主题文章: